行者物语

2019年国家地理最佳动物照片:从自然历史转向自然保护

  • 9837人参与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
  • 分享到:
loading...

图集简介:

《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们总是能捕捉到自然界中最美丽迷人而又神秘的动物。2019年,动物主题主宰了我们的摄影新闻,因为它们易受人类的影响。

相关图集推荐:


  津巴布韦Tikki Hywood Foundation,每一只获救的穿山甲(比如图中的穿山甲Tamuda)都会分配一名看护人。人类看护者会帮穿山甲学习如何进食蚂蚁和白蚁,它们与人类建立了深厚的情感联系。Tamuda的饲养员说,他们将Tamuda从偷猎者手中解救出来时,它还是个顽固又顽皮的小宝宝。 摄影: BRENT STIRTON
  撰文:NATASHA DALY
  《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们总是能捕捉到自然界中最美丽迷人而又神秘的动物。2019年,动物主题主宰了我们的摄影新闻,因为它们易受人类的影响。
  在玻利维亚的亚马逊地区,John Paul Ampudia拍摄到一名男子在安抚一只从森林大火中救出的受伤的犰狳。在越南, Brent Stirton捕捉到了从木箱中探头出来的可爱穿山甲,它的看护者刚把它从偷猎者手中解救出来。在南非的一家诊所里,Nichole Sobiecki为一名兽医拍摄了一张照片,她与之前一直被忽视的小狮子们一起爬行,耐心地帮它们重新学会走路。
  这些照片让我们了解到动物与我们的生活有多么大的交集——一些人会如何伤害它们,另一些人又会如何弥补这些伤害。
  “今年真正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我们讲述内容从自然历史转向了保护故事,” 国家地理摄影副总监Kathy Moran说道。“当你以这种视角看待野生动物时,你不能把人排除在外。”
  即使是大自然中动物的照片也有看不见的人类痕迹。Thomas Peschak在哥斯达黎加海滩拍摄到了成千上万只奔向大海的小海龟。雌性榄蠵龟的这场大规模的筑巢产卵活动被称为“暴走”,当地居民负责监管,许多人会收集并出售部分未孵化的蛋。这些收益将用于负担海滩监控费用,以保护其余的海滩。在莫桑比克戈龙戈萨国家公园,Charlie Hamilton James拍摄到了斑驳树影中的一头大象。这个场景看起来如同梦幻般的天堂,这是许多人通过不懈的努力换来的。在莫桑比克内战期间,园内的大象遭到大肆猎杀,几近灭绝,多亏了后来出台的保护协议,大象种群才又恢复了生机。
  Kirsten Luce拍摄的Gluay Hom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请愿和抗议,网民呼吁拯救Gluay Hom。这头名为Gluay Hom的大象在泰国遭到了虐待。两个月后,它在避难所开始了新的生活。

  狼正在啄食麝牛的残骸。为了拍下这张照片,摄影师Ronan Donovan在尸体内部放置了一个陷阱相机。这群狼在尸体旁徘徊了一个月,直到蚕食完毕才离开。 摄影:RONAN DONOVAN

  莫桑比克戈龙戈萨国家公园(Gorongosa National Park),一头公象正在采集夜宵。莫桑比克内战期间,公园有若干大象被杀,人们会用偷猎得到的象牙换取武器。1992年内战结束后,偷猎慢慢得到了控制,目前,大象的数量正在回升。 摄影:CHARLIE HAMILTON JAMES

  绿海龟聚集在巴哈马群岛的一个码头附近。在哥伦布的时代,它们数量极为丰富, “船只似乎会搁浅在它们身上。”如今,全球7个海龟物种中有6个处于易危、濒危的或极度濒危状态。 摄影:HOMAS P. PESCHAK

  角蝉身上的刺状倒钩可能会令潜在的捕食者望而生畏。这只不安的角蝉从摄影师Javier Aznar González de Rueda身边飞走后,停在了一片红叶上。但这一物种更常常出现在与自身颜色相近的叶子上。它们可能也知道自己看起来有点倒胃口,所以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暴露自己,不如隐藏起来。 摄影: JAVIER AZNARGONZá LEZ DE RUEDA

  越南某偏远山区,工作人员刚刚从非法贸易中解救出25只穿山甲,在被放归野外的路上,一只穿山甲从一个小箱子里探出头来。总部设在菊芳国家公园 (Cuc Phuong National Park)的非营利组织“拯救越南野生动物”帮助训练了该国第一支反偷猎队伍,并拯救了一千多只穿山甲。 摄影: BRENT STIRTON

  2018年8月,24只大型猫科动物被注射了镇静剂,从南非运到莫桑比克,这是历史上最大的野生狮子迁徙行动。莫桑比克内战结束后,狮子在赞比西河三角洲地区几乎绝迹。引入这24只狮子后,预计15年内,莫桑比克的狮子数量将增加到500头。 摄影: AMI VITALE, NATIONAL GEOGRAPHIC

  这只大鲵希望将北水蛇作为它的下一顿大餐。摄影师David Herasimtschuk表示,这可能是首次拍摄到大鲵试图吃蛇的照片。 摄影:DAVID HERASIMTSCHUK, FRESHWATERS ILLUSTRATED

  扎库马国家公园(Zakouma National Park)位于乍得东南部,在本世纪的头十年里,园内90%以上的大象惨遭苏丹武装民兵(janjaweed) 猎杀。2010年,保护组织“非洲公园”接管了公园,现在环境足够安全,大象们可以自由地在公园游荡,也能放心地孕育小象。 摄影:BRENT STIRTON

  克雷、丹尼尔和恩佐在科罗拉多州金斯堡野生动物保护区的一个水池里小憩,它们刚从俄克拉何马州的一个动物公园中被解救出来,此次共有39只老虎获救。这三只老虎将在保护区生活,这里能够为它们提供营养的饮食和兽医的照顾。 摄影:STEVE WINTER

  佛罗里达州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候鸟被捕捉,捕获的候鸟会流入非法市场交易。被查获的鸟中有许多翅膀受损,有时需要几周时间恢复才能再次飞翔。图中,来自佛里达州鱼类和野生动物保护委员会(Florida Fish and Wildlife Conservation Commission)的Antonio Dominguez正将玫胸白斑翅雀(rose-breasted grosbeaks)放归自然。 摄影: KARINE AIGNER, NATIONAL GEOGRAPHIC

  水母漂浮在阿根廷埃斯塔多斯岛(Isla de los Estados)海藻林的叶子中。巨藻(Macrocystis pyrifera)是海洋中最大的海藻,可以长到45米之高。巨藻林庇护着地球上最多样化的生态系统之一。 摄影: ENRIC SALA

  俄罗斯喀山冰上马戏团,一只北极熊在网子后面表演跳舞。表演北极熊非常罕见。演出中的四只熊都戴着金属口套,它们的驯兽师Yulia Denisenko手持一根金属棒。表演间隙,北极熊会躺下来在冰上摩擦身体。 摄影:KIRSTEN LUCE

  阿根廷火地岛(Tierra del Fuego),日落时分,一只海狸在一根倒下的树干旁嚼树枝。20世纪40年代从加拿大引入后,海狸已经在该地区过度繁殖,对生态系统造成了严重破坏。 摄影: LUJáN AGUSTI, NATIONAL GEOGRAPHIC

  明尼苏达大学神经学博士候选人Jessica Burkhart负责对南非Pienika农场的两只幼狮进行理疗。幼崽们刚到兽医诊所时几乎不能走路。Burkhart说,当她和它们在一起时会匍匐前进,以免吓到它们。 摄影: NICHOLE SOBECKI, NATIONAL GEOGRAPHIC

  今年9月,一只名为Valentina的食蚁兽被一家小型康复机构的工作人员从玻利维亚圣克鲁斯附近的火灾地区救出,一同被救出的还有其他69只动物。Valentina的四只爪子被四度烧伤。图中,她正在享用白蚁和牛奶 摄影: JUAN PABLO AMPUDIA, NATIONAL GEOGRAPHIC

  肯尼亚北部萨拉拉营地(Sarara Camp),一只孤儿长颈鹿用鼻子蹭着看护者。桑布鲁的牧民发现了这只被遗弃的小长颈鹿,并通知了萨拉拉营地,该营地会收养孤儿动物并将它们送回栖息地。这只小长颈鹿现在和一群野生长颈鹿生活在一起。 摄影: AMI VITALE

  麝牛是为数不多的几种能一起组成防线保护幼崽并抵抗狼群攻击的食肉动物之一。 摄影:RONAN DONOVAN

  拯救狐狸营地(Save a Fox),一只名叫Rowyn的白狐狸在谷仓前晒太阳,该营地创始人Mikayla Raines会接收皮草养殖场或者不堪重负的宠物主手里的狐狸。 摄影: ROBIN SCHWARTZ

  每年冬天,粗皮渍螈(rough-skinned newt)都会到俄勒冈州威拉米特河的同一个池塘交配。花了8年时间拍摄了数千张照片之后, David Herasimtschuk终于捕捉到了“完美的交配照片”。 摄影: DAVID HERASIMTSCHUK, FRESHWATERS ILLUSTRATED

  从玻利维亚圣克鲁斯附近的火灾地区被救出后,这只犰狳到了阿瓜斯卡连特斯社区的一家由旅馆转型的动物医院接受治疗。旅馆老板Jose Sierra正试图在它被放回野外之前让它平静下来。 摄影: JUAN PABLO AMPUDIA, NATIONAL GEOGRAPHIC

  莫桑比克戈龙戈萨国家公园,一只螽斯摆出威胁的姿态向后退去。 摄影: PIOTR NASKRECKI

  佛罗里达美洲狮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一只雄性美洲狮正在跳过小溪。这个陷阱相机差不多每个月都会拍到一只美洲狮。美洲狮大多是夜行动物,我们花了近两年的时间才捕捉到图中这只在白天活动的美洲狮的照片。 摄影:CARLTON WARD, JR.

  泰国曼谷附近的普拉坎鳄鱼农场和动物园(Samut Prakan Crocodile Farm and Zoo),一头名为Gluay Hom 的4岁大象被拴在一根杆子上,因为在为表演中受伤,它肿胀的右腿无力地耷拉着,太阳穴也因长期躺在地上而流血结痂了。 摄影: KIRSTEN LUCE

  戈龙戈萨国家公园旱季后期,穆思卡兹河(Mussicadzi River)流域的一个水塘吸引了一群饥饿的鸟类,包括鹳、白鹭和锤头鹳,还有一对口渴的非洲大羚羊。到了雨季,戈龙戈萨丰富的鸟类物种会进一步壮大,那时牧民们会过来喂食。 摄影:ARLIE HAMILTON JAMES

  洛伊萨巴野生动物保护中心,肯尼亚野生动物专家正试图接近一只被麻醉的网纹长颈鹿。他们会把一个GPS装置安装在头部的听小骨上,这样便于科学家们追踪,这是在非洲关键地区追踪250只长颈鹿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更好地了解长颈鹿需要多少空间。 摄影:AMI VITALE

  哥斯达黎加雨季期间,每个月有一到两次,成千上万的雌性榄蠵龟(olive ridley sea turtle)会一同上岸产卵,这一大规模的筑巢产卵活动被称为“暴走”。大约45天后,小海龟就会孵化出来。 摄影:THOMAS P. PESCHAK